欢迎光临江油市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首页 | 收藏 | 设为主页
您的位置: 8江油部门网站8法院8法院文化8法官随笔

周六,起床后抹灰拖地洗衣洗澡后就不知道干什么了。坐在电视机面前,边啃花卷儿边想如何把剩下的半天尽量过得有意义点儿。


灵光一闪——一个绵阳朋友的一件小东西在我这里好久了 ,他三过江油而不拿,我一个没车的人走路给他送去,他不是要感动得招待我一天好吃好喝?


给他打电话问在不在绵阳,说在。告诉他我打算走路给他送东西过去,他问我是不是有病。回答他说现在还没有,走走防病且更健康。他哦了一句,问我晓不晓得现在十一点半了,太阳正厉害。我说晓得,我不仅缺爱还缺钙,晒晒补补钙更健康。 他又哦了一句,说那你走吧,反正我周末响应中央节俭加环保的号召不得动车来接你的,走不动了自己坐车哈。我说晓得,本来就没打算走拢,最多,像原来那样,到青莲后吃碗肥肠干饭搭过路车过来。要两个小时吧?他问,我说差不多,你先做你的事,一哈黑儿见。


换了一身布衣布裤,穿上一双平时上班聚会都不想穿又舍不得扔掉的平底皮鞋,扣上上次走路买的长沿牛仔遮阳帽,额,单肩女包有点儿不搭调且会增加不便,但背双肩背包好像搞得有点儿太假太压力,管它的哦,大太阳底下一个中年妇女挎一单肩包包头戴牛仔帽蹬一双皮鞋布衣布裤在公路上甩火腿,本来就稀奇古怪让人费解,我一路上装起前面50米就是要去的地方的样子,免得别个猜出我居然是在暴走混时间不仅有病简直就是病得“膏肓”就是了,出发。


走路要达到健身效果,听说必须每小时不低于五公里,到西坪路口,看时间刚好一个小时,还有七公里才到青莲,有点发怵,七公里!今天状态有点儿不好,但才五公里好像有点少!咦,路标说往西坪方向500米有普照寺,绵江路上正规路标哦,应该值得一看,来去一公里,先去看了再决定还继续走不走。


普照寺比想象的大气、正统,有我喜欢的那种不阴晦不暗冷不敷衍不假装夸张但不失风清气爽的肃穆静闲气氛。慢慢地晃悠出来,现在想想除了在建的新大雄宝殿,总体感觉很舒服。在寺里晃悠了半个多小时,出寺之前我没看到一个游人、姑、尼或是道士,于是我就很放肆很“抖怂”地把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看了又看,还图吉利地摸了摸老大雄宝殿的木鱼,眯缝着眼看了一种不知该叫啥子的几盏清油灯前供列的“本命元X”牌上的几个许愿还愿学生的姓名、照片等。寺里几座老殿的梁、柱、椯、窗、门 、木鱼还有一个铸刻了好多认不到字的汤盆大小的器物都很有时间感,就是很陈旧让人忍不住猜想是不是古董宝贝的那种味道。开始看到立在进门处的石碑,知道普照寺1992年就被列为江油市文物保护单位,20十多年了,联想修了又修扩了又扩人们趋之若鹜的纪念馆、碑林等,普照寺真该有昨日黄花的伤感。


往右不远的旁边是在修建中名副其实的又大又雄的新大雄宝殿,进去看了看,百味杂陈——新式油光可鉴的巨大供案、垂挂在神像正前方的吊灯、供案上不停电就永远不灭的长明灯,两边未罗列到位的神像空座,神像座下面半开未完工的暗道杂物···还有空气中隐隐的涂料油漆土灰的味道让我后悔死了,我在一座庙寺修建中看到她的形成!脑子里尽是水泥砖瓦线路钢筋工艺啥的,没有了神秘及她前身后世遐想!后悔中又杞人忧天——如果有一天诵经敲木鱼都是现代工具代替,我该如何痛惜、祭奠我心里郁美不化的古寺青灯带给我内心那些凄美的故事?保存暮鼓晨钟赋予我关于岁月、物事更替,但精神永恒的臆想?寺庙如何保住她的莫测神圣去赢得众生的敬畏?在这里,立着一新一旧一大一小两座大雄宝殿,一座高调雄伟咄咄逼人,一座苍桑低调近乎赧颜自愧,人们该更信服、敬拜哪座呢?


挂在墙角绳索上还滴着水的僧衣、趴睡在地上的大黑狗,空中一掠而过叫着“布谷布谷”的布谷鸟,门口的一哇菜地及那些树那些风那些小草和所有除了正在修建、造势的新殿的其他一切都那麽协调,那么和谐、安好。


一步三摇沿进来的公路往回走,路边院落前的各种花草让我心生羡慕,还有房屋间间隙处可以看到的田里刚插上的秧苗,核桃树、桃树上已有的兵乓球大小的泛着油光带着绒毛的青果,葡萄树一串串如工艺品一般光洁生青的葡萄都让人心情莫名欢喜怜爱。


走到西坪路口,招车到绵阳。到绵阳下午2:30,该吃饭的都吃了,我自己解决了再说吧。


在绵阳著名的有着很多名不副实理发店美容店按摩店成人用品店,反正你懂的金菊街的一个小饭店坐下,饿得仿佛可以吃下一头猪的我点了菜单上的粉蒸肉、圆子汤和米饭。


——美女,没有圆子汤了,换一个啥子?一个胖胖的小女服务员端上粉蒸肉时问我。


——那就素冬瓜汤吧。我看着好大一盘粉蒸肉说。


饭菜上桌,我开始姿雅地扒拉用膳,吃完一块不带一丝瘦肉的粉蒸肉,还是又一块不带一丝瘦肉的粉蒸全肥肉,两块肥肉垫底后,似乎不饿了,我慢慢地把所有的每一片肉翻看了一遍,全肥肉!忍气吞声吃了几坨冬瓜半碗饭,食欲全无。我掏出钱包准备买单,但心里耿耿终究没管住嘴。


——老板,你们菜单是不是印错了 ?我扭头大喊。


—— 没有啊?不会吧?女老板手捏一把零钱疑惑着走到我面前。


——你们的粉蒸肉少印了一个字, 应该是粉蒸肥肉吧?我一字一顿一脸认真地问。


扑哧一声的笑从旁边座上传来 。


——今天的是有点肥哈。嗯,一共25元,你给24元吧。女老板边看我面前的菜边说 。


——哦,谢谢咯。我给钱。


——嘿嘿,粉蒸肥肉。给我端饭菜的女服务员在我旁边意犹未尽的重复了一句,女老板回头甩给她一个白眼。


——慢走!女老板回头在脸上给我挤出一个一秒的笑脸。但那语气整一个电影里官宦、豪宅大主人的“送客!”


——不会吧?我心里嘀咕。她看出我双腿僵直注定只有慢走?


我挺挺腰,小心地认认真真地开始先左后右迈步出店。

·2017年1月20日开庭公告
·2017年1月19日开庭公告
·2017年1月18日开庭公告
·2017年1月17日开庭公告
·2017年1月16日开庭公告
·2017年1月13日开庭公告
 
江油市人民法院 电话0816-336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