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油市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首页 | 收藏 | 设为主页
您的位置: 8江油部门网站8法院8法院文化8法官随笔

父亲从凉山越西县公安局调回阔别近30年的故乡盐亭县法院是1976年,他被安排到玉龙区(现为镇)法庭工作。他去了,法庭原来的那名法官就调走了。

在记忆中,父亲经常一个人呆在区公所那间很小,光线很暗的墙为竹笆抹泥上白灰的办公室里写着东西,或与挤了一屋的人说着什么。现在想来,房子低矮及房子外那两棵枝叶茂盛的大黄果树是造成屋子光线昏暗的主要原因,只是那时的人们可能都没想过光线呀、视力呀这些现在人居必考虑的问题。我很喜欢那两棵华华如盖的大树,父亲也很喜欢,进出办公室他总喜欢在树下边站站,抬头望望树,看看远处。区公所高居在区乡的右上土坡上,梓江河在不远处静静地流淌着,河两岸古朴低矮的民居和一年四季覆盖着不同植物、不同形状的田地弥散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催发着人们的不同欲望,制造出一个小区乡丰富多彩的生活来。

十多年前,我参加全省公招考进了江油市法院,那时父亲已从法院退休九年了。当我回家告诉父亲我也是法院一名工作人员时,父亲很高兴,他激动地要我下次回家一定带上制服,家人合影时一定要穿制服。

当法官后,现在回想父亲们那时审理案件的过程,相对于程序越来越完善、慎密的今天的法庭审理案件威严的过程而言,他们的庭审是那么松散,甚至……可笑。一人法庭的父亲不仅是主审官、书记员,更是一个为所在参加诉讼当事人服务的服务员。常常地,父亲要停下审理来带某个内急的当事人去区公所围墙转角的厕所方便,赶集天要一次两次地去看街上卖山货粮食的当事人卖完了东西买好了油盐酱醋等没有(仅有的几家小商店赶集天过午不久就会关门),更有一次,父亲竟将一个从十几里乡下赶来上庭的满身泥水的当事人带到家里烘烤衣物、吃饭。父亲总是下乡,身着深蓝制服,一把木柄黑布伞,一个黑塑料挎包是他在我心中一直酷酷的记忆。

小时候家境很贫困,父亲是不可能多挣钱的,为让我们尽可能吃饱穿暖并保证儿女的上学费用,父亲不抽烟,一年到头一身制服。母亲最初在缝纫社打衣服,超任务件可以拿到工资外的一点“补贴”,她常常加班加点赶制衣物,长期的坐着和不按时吃饭,母亲很早就落下了胃病。对一个妻子而言,父亲不算称职,他总是在外忙,每逢节假日他要外出时母亲问他可不可以不去时,他总是硬硬地回答———这是工作。若母亲多抱怨几句,他便会说母亲“没觉悟”。

“有无觉悟”是父亲评定一个人思想品行常用的标准。父亲原没什么文化,解放后从部队下来被安排到西南政法大学去充了一年“电”后就开始了他认为应该是“有觉悟”的人干的革命工作。抗美援朝,然后进大凉山剿匪,匪灭而又万幸没死的他到了越西县公安局,20年后调回故乡在法院工作。现在想来,父亲回到故乡时已近50岁了,他拖着一条战场上受伤带残的腿在玉龙区的山山村村整整奔走了九年,直到59岁才回到县法院,我现在都很奇怪自己20岁以前竟不知道父亲的右腿是受过伤带残的,父亲从没在我们面前说过他的腿,他走路从来都是昂首挺胸大步迈进,小时候跟在他身后我常常是一路小跑。发现父亲的腿是残的,一如发现父亲老了一样,仿佛一夜之间的事情。

说实话,我最初考江油市法院并不是怀着要继承父亲神圣职业,作一名守护公平正义的使者等崇高理想去报的名。父亲在我记事后就是一名法官,在我眼里,他除了忙,得到最多的是清贫、寂寞和人们的误解。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进法院当一名法官,因为恋人在市里工作,这是一个解决两人无力调到一块的一个不费心劳财的好办法,他便擅自给我报了名,我竟很争气地一路顺利地考进了法院。

记得在面试时一名考官问我:若进了法院,你要当怎样一名法官时,我夺口而出——做象父亲那样的一名法官。父亲的人品、工作责任心、严厉的教诲和无处不在的爱心在经历了一些世事的我的心中一下凸现出来。要知道,26岁前我从没认真地想过父亲和母亲是怎样的人,他们都拥有什么样的思想怀有什么人生追求,他们的爱好和需求啊。我说我要象父亲那样首先怀着职业荣誉感而不是优越感工作,象父亲那样以一个“有觉悟”人的要求工作。我忘了面试的时间限制,考官也没打断我,我说到了父亲的不尽人情、固执,家人曾经对他的不理解,最后,我告诉考官,我父亲早退休了,他现在很坦然地活着,含饴弄孙,颐养天年,若我能成为一名法官,父亲一定会由衷感到高兴与自豪。

我进了法院,两年后成了一名法官。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回家父亲都会问我工作的事,末了会叮嘱一句——当法官了,要有觉悟,有水平。父亲的“有觉悟”对子女的意思就是作事要大气,有原则,对我却有独到的再叮嘱——办案别把屁股坐歪了!父亲于我“有觉悟”的话是想我有司法良知和公正意识,而对我“有水平”的要求就是一直鼓励我多学习,多总结,多向老同事请教。20多年前的一名法官,从他嘴里不会嘣出先进司法理念,法学精深知识、文字和庭审驾驭能力及专业综合素质等词来,但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努力地学习着,认真办理经过我手中每一件案件,我始终坚信法律是始于公理,而后高于公理的。一件案子,哪怕是放到一个没有专业法学知识但有良知的人手中,判定的结果都不会相去甚远。不要因私利玩弄手中权利,枉法裁判更是愚者的游戏。我要坦然面对每个当事人,更要坦然面对自己经手的每件案子,十多年来,我做到了。

20099月初,父亲因病住院快半年了,我请休了15天公休假护理他,第二天就该回去上班了,去给父亲告别时他忍着痛慈爱叮嘱我放心回去好好上班别挂记他。从病房出门时天已黑了,父亲半撑着身子硬要母亲把病房里用的手电筒拿给我,我拒绝着一溜烟出了病房,身后隐隐传来父亲的声音要我注意安全。921早上8点半左右,在地震后临时办公的车库办公桌前,我接到妹妹的电话,父亲走了。

父亲已经走了三年多了,常常坐在案前静思静想他,思念游走的每一处,父亲都一如那枝干更虬劲,枝叶更为浓绿的大树一般,一直在我心中巍巍挺立着。

我爱你,父亲。女儿一生因你而自豪。

 

 

 

江油市法院监察室

·2013年4月2日开庭公告
·2013年4月1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9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8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7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6日开庭公告
 
江油市人民法院 电话0816-336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