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江油市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首页 | 收藏 | 设为主页
您的位置: 8江油部门网站8法院8法院文化8法官随笔

西塘淡淡的,如茶,如初夏醒口清心安神的下午绿茶。

知道西塘,是从一朋友一句不经意的话里——一样是古镇,也是小桥流水,相比丽江,它没有那麽浓的商业味儿。

丽江,全世界闻名的古镇,因名气而人们趋之若鹜,因人气而处处商店、商品,那里除了游人便是商人,热闹是自然的,只是人们去古镇除了欣赏古建筑,感受它经历过的悠悠岁月,承载的厚重的历史外,更希望能享受到它的古朴、感受它原味的生活。丽江有如已婚的美少妇,她刻意地妆扮着自己,有心计的美着热情着、有目的的改变着温柔着,两年前从丽江回来,所有照片中的风景是那样美,可我竟没有去第二次的念头,或许是我悟性太浅还没感受到个中真味,可朋友的话暗合了我的浅识,我有了去西塘的想法。

成行在去年三月,因时间安排缘故,在匆匆看了蒋介石故居,游了鲁迅故居才去的西塘,行程上我在西塘呆两个半天一晚上。

十七号午后到西塘后,我竟忘了常识地想先到古镇游玩,问路时,一脸上挂着酒晕口中溢着酒气四十岁左右的人力三轮车夫满脸笑容迎了上来

——你是刚来的吧?游古镇?

——是啊。已到一新建的类似招牌一样的仿古牌坊前,古镇应该就在附近了,四下一张望,稀稀的几个人从面前走过,看不出是本地人还是游客。路边有年时已久低矮的民房,开着小吃店和理发店日杂店等,房屋边上是绿油油的蔬菜地。

   ——要住下的吧?!你最好先把住处落实了,再轻轻松松去游古镇不迟。

    ——古镇就在附近吧?我疑惑,这儿也不象新镇啊。

——有农家院吗?又问。

——有啊,到这儿来玩的人大多都住本地居民院里,又便宜又有趣,我带你去一家。

——远吗?价钱和卫生怎样?我不放心。

——你们家的农家院吧?自以为聪明地又问。

——我哪里开得起甚么农家院啊,我拉三轮车兼导游的!我知道几家比较好的私人旅店,我带你去,你住下后我给你们当导游游古镇。告诉你,我在古镇当导游算得上这个。他将大拇指举在我面前晃了晃。

——你当导游?我乐了,佯作认真严肃的告诫他——导游是要办证培训后才能当的。

——不相信?三轮车夫从裤袋里掏出一叠名片来。

——这些都是我导的游,他们有的还给我签字留言了的。我在西塘多少年了?那些外地带人来的导游有我知道的多??你请我当导游绝对不会后悔!

——好,就请你当导游了,师傅你贵姓?

——姓王,这是我名片。

——你怎麽收费啊?原只想找一临水的吊脚茶楼,扮一清雅女人,静静感受花影座间移,黄菊绽东篱,现在决定了,有个当地自学成,感觉满满的村民陪着到处走走也好,可以知道点关于西塘的闲话野趣了,只是我一下露出了俗人的面孔来。

   ——不远。看你的样子是有文化的,我带你去一老师家开的。看你和我一样是耿直人,六十元怎么样?要一下午的。

    ——五十,现在都快三点了。我俗性暴露无遗。

    ­那好吧,我问问住的还有没有。王导边说边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小灵通拨打起来,从他的通话我们知道老师不在家,马上回家,让他把我带过去。

    ——走吧,我们过去,他们差不多就到家了。

三轮过一座小桥,左转下坡,沿着一小河边一个半车身宽的水泥路往前行了几十米,右转就看见路两边十多米开外都是一栋栋独立的带院落的两层或三层的民房。

——就是那栋。三轮车师傅给我指看左边一院落。下车来,四周静静的,所有的院落房子都没人居住似的。明媚的阳光下,路边葱绿的大树叶、杨柳枝在轻轻的风中发出轻轻地悉索声、柔柔的摆拂着,给人懒懒暖暖的感觉。好奇心让我走到雕花两开的鉄栅门前,想先看看我将要住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嘿,门没锁~~。我话音未落,一大一小两只狗已叫着从门里扑了过来。我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两只狗见我无意入侵,也没再往前冲,只在门口警惕的盯着我,作势低吠着。

——不好意识,让你们久等了。闻声回头,一五十多岁清瘦干净穿白衬衣的男的骑着自行车已到了面前。

_____请进请进。房东推开栅门,两只狗已摇尾奔跳地到了院中,我进到宽宽的院中,打量起来;这是一院坝就有一百四五十平米的长方形院落,院落四周随意地载着一些花草,几颗高大的树木让整个庭院显得古朴而幽静,院靠左边面对大门是一排三间平房,房前有一压水井,井旁是一石板洗衣台,院正中往右边一人高的台阶上是一栋三层立柱贴磁楼房,楼房右旁浓密阴凉的树下还掩映着两间平房,平房后面是静静的小河,三间平房后面临水一大平台摆着一园石桌两石凳,

——你们随便看看,自家院子,比不了星级宾馆,但很清静。对了,我姓王,在学校教书,我们两口子是老师。这是电话。儒雅的王老师的过来一张名片。

——“ 净心苑 ,我先看下房间好吗?我把名片放进挎包

——当然,这三间,这两间都是客房,我和爱人住在楼上,楼里也有客房,先看楼上?

——不了,你把这三间的一间开开看看就行了。其实我已经喜欢上这儿了,作为一个小公务员,对物质享受我有一个梦想:住在一个有花有树独立院落的房子里,迎四季看花开叶落,临朝夕享清风明月,现在这里竟然还坐拥清溪,只要房间卫生便0k

老师打开第一间房门,一仿古绛红雕花大木床老成地摆在小小房间的左角,床头是两把同色直背木椅和一茶几,我从床尾进到里间,里面是小小的卫生间,卫生间窗户外便是临水平台,整个房间很小,但紧凑而干净。

——嗯,满好。

——这是谁的照片啊?我看见电视上方的墙上挂着一玻框,照片是一个穿三点式泳衣美女在搔首弄姿。

——这是在我们这儿住过的亚洲选美小姐XXX。王老师有些自豪的介绍。

——哦,我把东西拿进来吧。我从车上拿进行李包,看我付了房租,王导热情周到又及时在一旁提醒

——你洗下脸,我们就去游古镇了。

——好的,麻烦你再等一下,马上就好。掩上门,我兴奋地扑到床上,在床上两滚后,我坐起来,看看蚊帐,摸摸厚重近一掌高的床沿,嘿嘿,终于可以睡鸾帐盖鸳被找找风入罗帏,月照纱窗的感觉了,虽然,蚊帐是尼龙的,窗子是不锈钢的。

——哈哈,在很多地方很多电视电影里看到过这种床,今天终于可以睡在上面了。我心里大叫。

其实,十秒后我就发现床沿太高,上下不方便;床有点窄,也就14宽吧,但感觉像个小房子,很安全的感觉。躺在上面,被蚊帐罩着,想到美美的洞房花烛夜又想到冷冷的深闺人不识,真奇怪啊!四下一打量,发现镜框里的美女正向我巧笑着,而且无论你在房间什么位置,她都看着你。

毫不迟疑,取下,放到墙角。有本美女在,美女,委屈你两天哈。

走出门来,院里有一面目极有亲和力的大姐正提一开水壶往我房间来。

——你现在就去游古镇啊?要回来吃晚饭吗?

——回来吃,晚饭吃什么?
——
家常饭菜,看你吃多少标准的。

——50元钱的吧。我想了想旅游点的物价,两菜一汤差不多吧。

——那一个凉菜一条蒸鱼一个炒田螺一个素菜一个汤怎麽样?

——够了够了,四菜一汤了。

——不用客气,饭菜上我们不赚客人钱的,做自己的饭菜时多弄一些就是了。水给你放门口,你就开心去玩吧。

——好的,去玩儿了。

我坐上三轮车。

——前面一段是新镇,过去了在慢慢游古镇。三轮车穿过两条很热闹的街道,感觉象四川乡镇的赶集天,看穿着打扮,有不少是游客。

——怎么这麽多游客在这儿啊?我有点纳闷。

——很多游客在这儿一住就十天半月的,有的还自己开伙呢,他们采买东西,有的是买当地土特产准备带回家的。哦,差点过了,这里下来看看。王导忽然停下来,我下车来,原来路边一左一右有两颗虬劲苍老的银杏树,两人才能合围的主干已没有表皮,灰白色的躯干上有很多裂纹。

——这两棵树你知道公母吗?王导问我。

——树有公母吗?

——当然,树和动物一样不仅有公母,而且都是公的体型比母的小,母的要挂果。你照张相吧,这可是我们镇的镇镇之宝,你们看,他们一左一右不仅一生相爱守望着对方,还保佑了我们风调雨顺,日子越过越好。王导的话很有趣很煽情。

——好吧,照公树。我把相机交给王导,自己站到公树下。

踏上古镇的石板路,古镇如一素面朝天率性而又略带羞涩的少女出现在面前:依河而建在条石河堤的白璧青瓦民房都有宽宽长长的房前屋檐,那是因居民们老屋较狭窄出来休息纳凉与邻里喝茶聊天孩子嬉耍的场所,现在老屋有的开成了风情客栈,楼下是客厅兼登记处,住宿在木板楼上或后院,有的是商店,小小的木板商店里摆着当地的土特产和小纪念品:简易茶楼很多,很多当地居民和游客混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或是静静看着河边垂岸的杨柳泛着波光的流水:背河的很多小街小巷只容一人两人走过,窄巷斑驳的老墙下,静摆着居民用小筲箕晾晒的豆酱干菜一类东西,那是自家吃的,有的家门口木凳上放着几只主人收集的大小颜色不一的玻璃瓶,里面盛着不知名的腌菜,那是可以卖给游客路人的,你高叫一声,会有人出来告诉你是什么野菜几元钱:古镇绕曲曲蜿蜒河流而建,每转到一处,远眺,小桥流水,帮岸水阁自然而诗意的呈现在你眼里,微风中,轻扬飞舞的白色柳絮把一切梦幻,润湿宁静的空气中,让人在某一霎那,疑自己不在现世,仿佛前生后世的一个场景一段情缘在等着自己去参与完续,可遐思总是无处安放短暂而又伤神的,多愁善感的我对西塘的美不能融入不能拥有,便在每每回忆起它时狭隘地想——那只是一个短时调整浮躁心态,定期清洗被名利毒素污染了身心,退休后养老的地方而已,并不适合我常驻,那里不适合现代的一切,包括欲望。

王导很尽责,可以说是热情难挡地在每一处他知道或认为照相有很好效果的地方叫我下车照相,他煞有其事的让我在一座刻有鱼兽等图案的石拱桥上男左女右绕圈祈福,自豪地叫我注意看无论在古镇那个地方,中间有几条街几条巷,通往小河的公用道都是呈直线畅通无阻的,赞誉很多年前建筑规划先人的远见,他耐心陪我观看小店竹简字画,挑选五颜六色一元钱七只的河灯,给我讲新娘下马上轿回马地名字的来由,在回马地,我看时间近六点了,便告诉王导我非常感谢他的导游,剩下的时间决定自己随便走走。在得到我 非常满意肯定地评价后,王导开心地和我道别后,我沿着他指的方向慢慢往回走,在迷了一次路兜了两个圈顺便买了一瓶最平常当地人喝的十元一瓶的什么酒抱在怀里后不久,我终于回到了净心苑

晚饭就在住房后的临水平台吃的,吸食着小田螺,呡着小酒,我心无旁骛,有些欢喜又有些落寞地呆在夜色里,习习晚风掠过水面嬉过竹林来到桌前,猝不及的,留下丝丝缕缕润湿的香气便没了踪影,不一会儿,却又见它帮着渐浓的夜色赶着忘返的鸭子上岸。对岸的院落竹林已在夜色中变得隐隐卓卓,寒意袭来,我正准备收拾碗筷,大姐过来了。

——你别动,我来收拾。

_____没事儿,一起快点。我帮着把几只碗筷放进她端来的盆里。

——你是四川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
你的口音像,我和老伴去过四川好多地方,九寨沟、都江堰、青城山。

——喜欢四川吗?

——喜欢,我儿子在四川工作,一个电脑公司。

——你们退休后去四川和他一起吗?

——退休后肯定有更多时间去看他了,不过养老还是在老家好,我们的亲戚朋友都在这儿,这儿环境好,生活节奏比较慢,儿子经常在电话说想回来放松放松,可真回来了又呆不了多久,他说成都的快节奏会让他觉得自己处在一种奋进的状态中,他停不下来,嘿,不只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啊!年轻人应该在一种奋进的状态中啊,不管他最终走到那一步,在状态就好。

——你也不大啊,专门出来旅游的吧。

——对,听别人说就来了,这儿真的很好,我要是在这儿有套房子就好了。我感慨。

——我儿子也这样说,他说老了回这儿生活,这房子就是我们老两口的积蓄和儿子寄回的钱改建的,原来只是是一楼一底几间房。

——花了很多钱把?

——一百多万吧,儿子挣钱也不容易,这不,我们闲来没事也挣几个钱,免得他牵挂我们老省自己。

——你儿子真孝顺,你们这儿房子都这么宽吗?

——差不多吧,我们这儿本地人不多,离古镇稍远点都差不多,说真的,旅游让我们这儿的人得到了很多好处,不过也担心过度开发会毁了它。

——政府应该能很好的把握控制吧。

____但愿吧,不早了,你休息吧。对了。你明天大概什么时间动身?

——睡醒了起来就走,大概九十点吧,大姐,你们这儿有什么特产?

——你今晚喝的这种黄酒就是一种啊,有小瓶装的,一小箱六瓶,要的话我去批发店给你买回来。

——那多不好意思,我自己明天去买就是了。

——不用客气,我们固定在一家店拿,你去会贵一点的。明天你就安心睡个自然醒吧,我会在上班前把东西和找回的零钱放在你门口,你走时只需把房门关上就行了。对了,喜欢这儿,有机会再来还住大姐这儿吧。

——肯定的,但愿不久又有机会来。

迷迷糊糊醒来,窗外已是天明的一片亮白,遥远飘忽的人语,清脆欢快的鸟鸣把江南水乡那晨雾轻漫枝叶新浴的早晨带进了我的房间我的脑子,怕错过呼吸清晨那甜润清凉的空气,迫不及待地,我起床来到房外。

院子里静静的,静静的树,静静的压水井,静静的洗衣台,两只狗仿佛配合周遭的一切一样也只是静静地向我们摇了摇尾就走开了,房门外静静的平放着房东为我代买的两特产小箱。

——在这里生活肯定会多活几年的。我伸着懒腰深呼吸。

泡了杯昨天买的新茶,我又到平台坐下。

茶味正浓时,时间已不容我再坐下去了,回房收拾好行李,正待要出门时,房东大姐骑着自行车赶了回来。

——正好,我真怕你已经走了,忘了把买东西的找钱给你了。

——唉,你真是的,十几块钱让你跑一趟,多不好意识啊。

——没事儿,是我记性不好,回来正好可以送送你嘛。这就走?

——对,回去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那你就慢走啊,如果再来先打一电话,我去镇口接你,本地居民亲戚的车来不收进镇费的。

——谢谢谢谢,再来我一定给你打电话,让你把房间给我留住。

上车,出门,依依不舍的,在大姐目送的眼光中,我离开了静心苑,离开了西塘。

再见,静心苑;再见,西塘。

·2013年4月2日开庭公告
·2013年4月1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9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8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7日开庭公告
·2013年3月26日开庭公告
 
江油市人民法院 电话0816-3361184